最新消息

福奈特干洗加盟店著名洗 陆籽豪-匠心就是一种坚守 150年前的洗衣机引起轰动 从普通管理者转变成高情 我国洗染业特有的传统技 英国洗衣机为什么放厨房 75年织补路,两代织补匠人

当前位置

干洗行业-洗衣网

主页 > 会员之家 >

75年织补路,两代织补匠人

2016-11-07 14:36:44  

  《红楼梦》52回讲到晴雯病补孔雀裘:宝玉的一件孔雀羽毛织就的氅衣烧坏一个破洞,丫头晴雯熬了一夜,用孔雀金线将氅衣织补得完好无缺。巧夺天工、天衣无缝,织补作为一门手艺,曾被渲染得颇具浪漫色彩,而在上个世纪,上海的织补业也曾几度辉煌,不少织补大师留下传奇故事。而今,这个行业却已经褪去了当初色彩。上海织补业的头块牌子“老日升”,原本在天津路、南京路、河南路的多家门店均已不见踪影。记者致电上海老字号协会,秘书长邵玉玲告诉记者,已经多年没有听到老日升的消息,可能已经倒闭了。精工织补从国营老店渐渐变成街头营生,又渐渐淡出人们视线,难觅踪影。在舟山路上,一家开了16年的织补摊是如今少有的留存。两代织补匠人徐建元和徐巧珍守在这里,一针一线,继续着这份日渐式微的手艺。

  75年织补路

  徐建元今年90岁,耳不聋眼不花,捏起织补针来依旧稳当,虽然已经把摊子交给女儿女婿自己在家颐养天年,但有织补上的难题,他还是会出手相助。

  老人做这一行,已整整75年。1938年,他从泰州来上海,在凤阳路上的得利洗染店做学徒,4年满师后,又做了5年,然后到云南路上一家洗衣作坊干织补。建国之前,徐师傅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织补师,驼丝棉西装、软缎旗袍,甚至皮大衣都能补,当时他的侄子、外甥和各种亲戚,大大小小十几口人都来上海跟他学织补,这一家成了织补世家。

  建国后,徐师傅进了第十六丝织厂,专门织补真丝、乔其纱等材料,带出了不少徒弟,后来工厂迁往福建,他又被第五毛纺厂挖去,做到将近七十岁,才正式退休。

  退休后,徐师傅在提篮桥小商品市场里摆了个小摊。当时的织补匠人已经越来越少,不少顾客从宝山、青浦、南汇把衣服送来,徐师傅忙得不得了,每天早上7点就出摊,下午4点收摊回家继续干活,总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休息。过完80岁生日,徐建元“收山”,由女儿女婿继承父业。

  女儿把小摊摆到了舟山路自家房子的门口,舟山路织补摊的名气,也就此传开。

  下岗之后从父业

  徐师傅的女儿名叫徐巧珍,当初起这个名字,大约也有着“巧针”之意。徐巧珍原来是丝织厂的挡车工,四十多岁时和丈夫老魏双双下岗,干脆就一起跟着父亲学织补。

  现在舟山路上的小摊,就是徐巧珍和丈夫一起经营。几片木板搭成的棚子,容纳一人一桌,略微挡些冷风。红油漆在旧木板上刷出“精工织补”的招牌,都已经有些破损。

  采访时,她正在补一条桌布,桌布中央破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。这也能补?徐阿姨解释说:“这是海鸥饭店送来的,老客人了,还好只要补好就行,不用太精细的。”说来轻松,这样一个大洞,要花上徐阿姨好几个小时的功夫。

  织补不像是平日家里打补丁,用布料把破洞补上,而是要利用衣物本身的线,将破洞周边的经线纬线慢慢连起,重新织就。只见徐阿姨用一个小圆绷架箍紧破洞处,用极细的针从桌布边缘藏在内端的边缝里挑出一根线,眼睛凑在一个自制的放大镜下,细细地界出布料的经纬,然后按照纹路来回织补。干活时,徐巧珍常常一个多小时不动弹。

  一旁的老魏解释:不同的布料有各自的纹路,有的平有的斜,有的还有花纹,特别是流水线上制成的衣物,人手很难做出和机器一样的效果,要真正做到“天衣无缝”,难!

  腰酸手肿眼睛痛

  就在记者采访的那个下午,来来回回有三十多人过来送衣服、咨询。有羽绒服、灯芯绒裤子、料作裤子、羊毛衫、衬衫……不过,顾客里一个年轻人都没有。

  每到入冬,都是织补的旺季。“阿姨妈妈翻出去年的大衣外套羊绒衫,发现有洞,又舍不得扔,就拿过来补一补。生活多到来不及做。”老魏说,也不是所有的衣服都适合织补,“有的衣服是年月久了,氧化了,补了也没什么意思,有的洞太大,还不如买一件。”织补并不便宜,定价全在摊主,小洞十几元、二三十元可以搞定,大洞耗时就要长,要收个百八十元。

  徐巧珍夫妇的客人里,有正巧路过来询问的市民,有住在周边的街坊邻居,也有特意从外地赶来的,徐阿姨说:“就昨天,有人拿了一件原价上万的羊绒大衣来补,但破损得太厉害,没法补成原样。”收了货,夫妇俩都会和客人说清楚,大致能补到什么样的效果:“不可能百分百还原的,有的会有色差,有的纹路上会有不同,都要事先和客人说清楚。”还有一部分客人是干洗店店主,他们自己并不会织补,收来活计送到徐阿姨这儿,赚个差价。

  说起上海的织补匠人越来越少,徐阿姨倒一点没觉得奇怪:“一方面小青年的衣服穿了扔,没坏掉就丢掉了,要织补的人少了。另外一方面,这个活实在太苦,太枯燥,一整天就坐在那儿,腰酸手肿眼睛痛,又赚不了太多钱,没人要学的呀,不划算。”

  袖子破了没空补

  徐巧珍夫妇自己就住在小摊所在的舟山路上,一间6.9平方米的小房间,加上门外自己搭出来的灶间,就是全部了。房间里,从地板到阁楼,全都堆着织补的活计,平时,徐阿姨在下面守摊接活做活计,魏师傅在楼上也不停歇,夫妻俩马不停蹄,一个月可以有四五千元入账,徐阿姨已经觉得很满足了。儿子今年三十多岁,和大多上海小孩一样,上大学,找了份不错的工作,徐阿姨说:“他呀,针都没拿过。”

  虽然活计紧,有认识的街坊走过,徐阿姨还是会停下手头的活儿来打个招呼,遇到相识的隔壁阿姨抱着小毛头路过,她还会特地站起来逗小毛头玩一会儿。倒是她自己的袖子,破了洞,也没空补。“俗话说,卖盐喝淡汤,裁缝穿烂衫。”徐阿姨笑说。

许巧珍同志年轻时,就工作积极,思想进步,多次被评为江苏省、常州市“劳动模范”、“先进工作者”,上世纪50年代末参加全国劳模“群英会”,两次受到毛泽东、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,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     许巧珍同志从企业退休后,又从事社区工作20余年,她践行了一个共产党员“有限生命,无限服务,为党为民,无限忠诚”的诺言。由于工作出色,成绩显著,许巧珍同志先后荣获了“全国孝亲敬老之星”,江苏省、常州市、钟楼区、南大街街道“优秀党务工作者”、“优秀党员”, 省“双拥模范先进个人”、“江苏好人”,“常州市道德模范”、 “十佳社区工作者”、和钟楼区首届“时代先锋·钟楼楷模”和“最美社工”等荣誉称号。更多内容敬请关注中国洗衣信息网,推荐阅读:最古老的干洗技术

推荐图片文章

热点文章